文章目录: 中变传奇私服

haosf发布站dazhiy重新握着那幸运加7的大麻花,穿上老公亲手一件一件给我合起来的强化列眼套,独自站在人潮汹涌的庄园集市一角时,我总是会陷入回忆,独属于他跟我的记忆。 而我的身上,还清晰地刻着他的名字――★春风★。而君,已不再来。
与老公的相识平淡而温馨。懵懂的女孩,集合了路痴,装备盲,加PK菜鸟的几大特点,混进了117区北斗一个属于山东199毁灭皓月人的社团。在短短大半个月的时间内,就迅速地笼络到了P猪女王――因为我以卓越的超长时间突破了他们P白猪王的最高记录;黑屏王――他们偏爱带我去打指令,我每次一与电僵尸狭路相逢,就立刻被僵尸照顾回程;忽悠――因为我叫悠悠,又对装备怪物地图均不熟悉,总是给战友提供错误情报等数个爱称。但我却乐颠颠地越挫越勇,掐着一根魔杖(因为谷雨怕爆),跟在一群半大武士的身边,东奔西跑着,比他们频繁数倍地来回于安全区与各个战场间。
我甚至都无法清晰回忆究竟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老公的。记得那时候,他也只是个穿了一身青蛙皮的半大战士,背着一个没创意到有点冒土气的名字:★春风★,混迹在队伍中。第一次开始有印象,是我想帮朋友借一枚天尊戒指。我在UT刚说完,就发现身穿青蛙皮的他飞奔而至,直接交易给我一枚天尊戒。因为跟他不熟我不想要。他简短地说了一句:道士东西我用不上。就走了。没有大气凛然的话,也没有故作洒脱的客套,却有一种质朴的真诚直扑心底。我感到这是一个可以作朋友的人,默默地收下了,开始对他有了第一印象。后来偶然遇到聊了几句,居然意外地得知,他竟然很巧的在我的家乡海滨小城做生意,于是对他又有了一种现实朋友般的亲切感。我想,这就是俗称的缘分吧。
第二次对他留下印象,记得是在地下长廊。当时我刚刚被新认识的朋友拉拢进了新的社团,是当时还很火热的《一呼百应》。因为是在地下PK热闹时临阵叛变的,遇到老社团的人,就觉得心里内疚。有一天正跟新行会的一个朋友组队在地下练级时,忽然发现齐鲁老社团的一组人飞奔而过。我知道他们不会PK我,虽然我们是敌对。我默默站在那里,目送他们从我面前跑过,我想没有人会愿意搭理我这个叛徒了。可是,队伍中突然有个身穿天魔,手拿屠龙的战士停下来,冲我嘿嘿笑了声又走了,身上背着:★春风★。短短3天没见,他已经拿上了当时整个区里为数不多的屠龙,穿上了天魔,更重要的是,他是那一组老朋友里唯一一个停下来跟我打招呼的人。我心里因此开始感到一丝慰籍和勇气。第二天,我终于密了前老大跟他道歉,解释离开的原因。老朋友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原谅了我。
没过两天,我在庄园跟新朋友们聊天,突然义气¢十四哥问我:借别人号玩有意思吗?我在迷惑了半天之后,才意识到有骗子冒充我妄图骗朋友的ID。而且已经密了我好几个朋友。惶惶不安中我跑回老行会的UT房间,告诉他们有骗子冒充我借号借装备。谁知道他们好几个人说:你真的假的,我才借给你另一个说:我ID不是告诉你了吗还有一个说:春风的大刀和天魔都被你借走了啊,你咋说不是你.
我一瞬间被吓得心跳不停,我一边道歉一边问他们在哪。他们说你来仓月吧。我惶惶然跑到他们说的荒郊野外某个指定地点,却惊讶地发现除了春风外,其他人装备真的都不见了。我难过得要死,春风却在这个时候憨厚地笑了出来。终于,其中一个坏蛋沉不住气了,说都怪春风不配合。我们不这么说,你怎么能从新欢里脱身来找我们啊~!我惊吓之后感到了一种贴心的亲切。朋友们善意的捉弄,令我终于决定回到老团队。从那天开始,我们一群老朋友又开始集体出没。
有一天心情不好,没有原因的郁闷和失落。在行会里匆匆说了一声:我下了,就藏到庄园角落里下了线。对着电脑闷闷地想了十多分钟,还是觉得有种情绪必须得通过传奇才能释然,又重新登陆了进去。刚一上线就发现春风密我。我很吃惊,问他怎么知道我上线了。他说他也不知道,只是看我不见了,就不停地密我,并喊喇叭问我是不是上了小号了。我问他急着找我什么事:他说有几个箱子送给我让我冲40,说完给了我很多个箱子,还搭配着送了我钥匙。那一刻,我觉得很感动。整整下线十多分钟,那么多平时对我很亲热的朋友,却只有他在一直坚持地找我。我突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。
离40级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那天我在天庭从他身边经过,他喊住我,问我还有多少40级。我说还有不到15%。他说好的,到了告诉我一声。坦白说,那时候我已经意识到,他是要送我一件雨衣了。可我没有表态,只是说好。答应过他冲进天关之后,我自己也在反思,为什么会几次接受他的礼物,却对别人的礼物总是拒绝。想了一会儿,我自己躲在天关里面对着怪物狡黠的微笑了。我想我是有意在接受他给我的各种好处的,因为我感觉到我跟他之间似乎有些不同,而这些小恩小惠让我们的关系变得似乎,更友好。
终于40级了,我高兴地在行会里发了全民通牒~呵呵,也密着告诉了他。果然,他在第一时间带了一件雨衣来找我。当他真的拿着雨衣送到我面前时,我毕竟还是觉得尴尬和唐突,更觉得不好意思接受。那时候一件雨衣的价格在20YB以上。可是他还是如以前那样:我留着没用,王师弟子奖赏,我又懒得卖。一点也不给你感激他的理由。我忐忑地收下了。披上靓丽的雨衣骄傲地在庄园飘过时,总会引来一片艳羡的目光,那时总会想起他,心里美美的。
之后就顺利成章地冲到了41级,那天离42级只几步之遥。经过几番PK,只剩下他,老大,和我没有退组。于是两个人在地下长廊陪我冲42级。天亮时,我离42级已经不到150W的经验了。疲惫的回到庄园,也许是敏感的他从我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的失望;也许是爱完美的他,期望能陪我一起度过42级的蜕变;他突然交易给我满满交易栏的金箱子金钥匙。看着这些箱子和钥匙,我迟迟没有去点。我当然很想快点冲到42,可是我更知道,我已经拿了他许多东西了。我在别的朋友那里几乎分文不取,却不停地收他的各种礼物他催促着我点确定,我独自在那里想,想了一会儿,我点了确定。因为,我喜欢跟他有非于其他人的亲密的感觉。
那天凌晨下线时,他第一次给我发了一个信息:我想跟传奇客户端下载176你结婚,你能嫁给我吗?我觉得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。我推托了一下,却架不住他装可怜说会失眠,就用比较配合的态度接受了他的求婚。
那段时间,行会里关于我的选夫问题很热烈。因为我已经42级了,更是本就为数不多几个女玩家中还没结婚的。大家可想而知,竞争不激烈是不可能的。我姐,也就是后来轰动了一段时间的贵族庄园的老大貴╄镞↗釹孓, 因此日有所思,夜里居然梦到我跟姐夫霸气╄国结婚了,气得她打电话跟在外地工作的姐夫哭了半天。可是生性豪爽开朗的女子姐,第二天又自己把这事儿当笑话讲给了会里人听。当我的结婚问题炽热到不能再热时,我终于有了适合的老公人选。当我偷偷地告诉她自己相中了春风时,她几乎是迅速在限定范围内进行了大宣传。
婚期却并没有如我所预期的在春风求婚的第二天举行,在我纳闷并有点失落的等了几天后,春风居然在几天时间里陆续交易给了我整套的列眼和一把龙牙。我很意外。可是他依然是那样憨厚淡然地说:就是想让你穿得比别人都漂亮。
其实,回想起那段时光,现在的我要说:遇夫如此,妇复何求。呵呵。可是当时,清高倔强的我,却很不愿意地对他抱怨了许久。觉得已经接受的那些礼物,毕竟是价值有限。而当时那套列眼,却可以卖到数百的价格。我觉得,穿上这套装备去结婚,会让许多人误会我选择嫁给他的动机。可是春风憨厚平和的态度下,总是有着不容反对的坚决。
婚礼举行的很隆重。重义气,朴实热忱的春风拥有非常好的人缘,朋友们都很喜欢他,结婚那天来了很多很多的朋友。春风买了十块砖分红包,还放了6个蛋糕和无数烟花。我戴着漂亮的列眼拿着龙牙穿着雨衣,成了令许多人艳羡的幸福新娘。尽管如此,婚礼结束后,憨厚如他,仍偷偷地问我:老婆,你能满意这个婚礼吗?还是觉得委屈了你那时候,我的心情,只能用感动和温暖来形容了。

时间匆匆过去,结婚以后的春风每天时刻地保护在我的身边。他默默地兼职做了数个职务,物价咨询员,装备组图信息员,保镖,陪练以及陪聊。至今想起,我都能感受到他真挚的心。可是当时,习惯了内心孤独的我,对于他突然强势介入我的游戏每个行程,开始觉得不满。我们第一次发生了争执。春风把全部装备脱下来,在元宝使者那里一元宝寄售给了我,然后消失了。冷静下来的我,每天走到元宝商人那里,点开那堆寄售给我的东西,发一会儿呆,再关上。第三天的时候,我想通了,告诉他我们重新相处。他回来,跟我承诺,不会再干涉我的日程。
那是一段开心的日子。互相体谅,小心翼翼地躲避开可以争吵的话题。仍然会有小争执发生,都是因为或者我跟某个帅哥走得近了点,或者是他对某位美女有点格外的关心。争执过后,彼此心里却还美滋滋的,觉得对方为自己吃了醋,很有满足感。

腊月,我回上海的公司总部参加年会。几天没上网,春风半是期待半是焦急地告诉我说,我开会的这几天,他给我准备了一份礼物。我有预感,应该是前几天有人在卖的那根幸运+7的大法杖。我从未对麻花产生过幻想,尽管它确实美丽。那几天有人在卖,UT里女子姐说悠悠,你不如买下吧,问问他啥价,配你的强化列眼套多漂亮啊。我想想就密了那个人。因为我也渐渐习惯了在游戏中投资,而几千元对于外企工作的我来说,并不是大数目。春风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,他急急地阻止我,并说他会买。当时,我只能打消这个念头,再三要求他承诺不要给我买麻花。他勉强地答应了。听到他说给我买礼物了,我很担心他违背了承诺。
回来后,果不其然,他交易给我一只幸运+7的大麻花。
我觉得,我跟春风之间的关系,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沉重,似乎,加上了太多物质的东西,令我喘不开气

快乐的日子没有太久。元旦前的时候,我们终于爆发了最大的争执。不相信一切不相信网络的我,相信爱情和一切美好的春风;妥帖地忍耐着现传奇天下实生活的我,对生活充满了激情的春风;虚伪地活在各种理由中的我,一贯坦白真诚的春风最后矛盾的焦点,集中到了他一件件亲手为我合的强化列眼套和价值上千的麻花上。

在貌似因为装备引起,实际上围绕着网络与现实的争执后,春风告诉我,他要开始办理出国手续,顺利的话,一个月后离开
一个月后,他如期离开了

如果时间,能够回转,我会选择在一切只是淡然的时候,将它变淡。如果时间,能够回转,我会真诚地接受他的馈赠,而不会一副不情愿地丢进仓库伤了他辛苦筹备的心。如果时间,能够回转,我会问他,是否能够不离开,去独自漂泊在遥远的异国,能否陪伴我在传奇里走得更远
然而,一切都已经只是如果

青青子矜,悠悠我心
但为君故,
沉吟 至尽


仅以此文:献给我117唯一的老公★春风★。感谢你曾陪我走过的那段岁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