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目录: 新开中变传奇

传奇外传 私服很长时间不曾写字,也许人就是这样。到了一定时候,觉得把有些东西,搁在心里,反而更好。从封测开始,到现在,历经了三个多月的时间,一直以乌龟族族长自嘲,漫不经心的升级,随心所欲的任务,从这个团,到另一个团,笑看过了很多人的到来,又黯然地看曾一起寻欢作乐的朋友种种理由离开。
  
  确切地说,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记不清,入了多少个团,又辗转了多少个家。或许和本身的宿命一样,流浪是一种习惯,如同我一直爱恋的职业舞娘。无关于任何人的在乎和眼光,只要那是你喜欢的,你便会停留,停留多久,直到,没有留念为止。
  
  我已记不清,是哪天加入了天天好礼。团新闻历史上已无从追查,这已不重要,依然记得,是站在桃源入军乐的门口,剑指大陆A战神邀请我加入团,那时我们是朋友,话不多,但知道是朋友,所以,我义无返顾的进了。那时,只当作是一场适逢出现的喜乐年华,能走多久便多久。
  
  我是个蜗牛,当我还在上士晃悠悠的时候,战神还在中士。却只要我站在怪堆里无助的时候,发条消息过去,他都会出现,我一直奇怪,他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耐心,一声不吭地帮我把任务做完。
  
  从来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,我只能轻轻说一声,谢谢你,战神。
  
  我从来没有意识过战那时只是一个中士,陪我打上士的怪我也没有想过他还是个中士,也许是我的直觉,记得有次战给我准的任务券,我说你留着吧!你肯定比我早用得上。果真,随后的日子,先是上士,然后准尉,少尉,不可思议的速度,我却坦然接受。这才是他的名字战神。
  
  战不会用键盘打字。更多的是写,记得有回,我半开玩笑地说,我说战,你很讨厌我嘛。回个话等死人。那时,才知道,战是写字板一族。得知他是用手写板的时候,我笑了,我说战,我教你五笔吧!不收费的。我们团里经常会开这些玩笑,虽然有几个人是生性沉默,但我想,那时的他们在看着我们这些古怪精灵的语言时,一定都笑了。
  
  也许最初是因为战神和时尚,我入了天天好礼。而后来,却是因为许多人,我才一直留在了天天好礼。
  
  战要卖号,偏偏那天我不在游戏里,回到家中打开Q。就看到Skyplw和MM他们发的消息,了解了当时的情况,心急如焚,不能在游戏里,只能通过QQ上不断地留言,交待团里在线的人说些什么,要些什么,当我找到了战的电话,便不顾一切的打电话过去。我已记不清当时的我说了些什么,说了多少,只是如我所愿,我笃定战的归来,我是看到了战的归来,然而,在龙王万劫三破连击战的归来时,我们失去了三个曾一起作战的战友。战回来了,他们却离开了,是我想不到的。最新传奇sf发布网
  
  但我仍然记得他们。
  
  曾经的队伍:剑指大陆A战神、埘绱诱惑、河马、迷途小喵、金樽对月将进酒、抢劫却被墙报、绝影豪侠、永远的尊者、00药精灵、吉叮、灰翼De寐、慕容VS玉玲珑。
  
  当我把这些名字从在线的、离线里挖出来的时候,颇费了一些时间,然而,当这些名字摆在一起,依然觉得亲切,依然记得他们中谁说过的话,在团战中的并肩作战,在一起团任务过程中那些让人捧腹大笑的场景。
  
  是的,足够的快乐。
  
  现在的天天好礼,少了一份坚毅,却多了更多的欢乐与温情。
  
  我挂着团长的头衔,却只负责开任务和团里的纪律,其它的事情都是大家一致表决通过。开心的时候和大家闹,遇到事情的时候,一本正经的摆出严厉的面孔,字正腔圆的数落和小小惩罚一下。
  
  有几天战没上线,当时的副团绝不争气,退了团。火大的我,在24小时之内,把战从中秋节中拉了回来,于是,我当了团长,绝和吉叮在退团一天不到,也都回来了。开心之余,不忘了惩罚绝,当时我们定下的是,罚绝挂着我有错的字语,从桃源裸跑至帝都三圈。此外,还让吉叮回家罚他跪搓衣板跪马桶,执行和监督者都是吉,至于吉有没有做,不得而知,但肯定的是,当时的我们,一直开心的笑着。
  
  做FB任务,大家一起打杰克船长。
  
  我们大家一直故意欺负小猴子PK发型不变,把打杰克船长的事扔给他一个人,我们其它的人都坐在边上看。
  
  其实我并不想当团长,太多的责任,尤其是一个路痴,一个丢三落四,一个经常做任务都会跑错地方的游戏盲,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。团里有两个人很少说话,立志于改观这个局面,我提倡每一个人当一天或者一周的团长,因为天天好礼团,在发展到最后是把好人逼疯。
  
  因为,我们在一起,就是为了快乐我本沉默2003,超过游戏本身的快乐。
  
  现在的队伍:剑指大陆A战神、埘绱诱惑、金樽对月将进酒、绝影豪侠、永远的尊者、00药精灵、吉叮、灰翼De寐、慕容VS玉玲珑、Skyplw、PK发型不变、暗纞丶kiss灬宝、女掌柜、小嘟猪、光头番薯。
  
  天天好礼=战神?
  
  如果说开始的天天好礼是战一个人的。现在却是每一个人的,不管谁在,不管谁最近忙没有来,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他的存在。然而,天天好礼却像战神一样,所向无敌,从不畏惧任何困难与谩骂。
  
  因为,天天好礼,让我们聚在了一起,成了一家人,相亲相爱,不说离开。
  
  也许还有些人会走,也许还有人会来,未来的事我们都说不清楚更无法掌握。而现在的我们,只图欢乐,我想看看,认识我的和我认识的这些人,谁和我到最后,谁和我是朋友。而天天好礼,我想看到谁和她走到最后,谁是永远的朋友。
  
  此文源于通讯社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