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目录: 盛大传奇sf

私服找托我是一个刺客,或者说暗杀者。一个有血有肉,却没有感情,没有灵魂的职业刺客。也许曾经有过,但那是过去。
  
  刺客是一个孤独的职业,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。一个合圣皇传奇格的刺客的成长之路注定是孤独的。这样才可以在以后的任务中毫无顾忌的做任何事情。
  
  我的活动只有两种,杀怪或者杀人!杀怪是为了磨炼,只为了杀人。鲜血的味道是我的最爱,汩汩冒出的血液一度激发出我心底的狂热。那是一种最纯粹的愉悦感,是一种不曾搀杂任何杂质的快乐。
  
  阴森的巢穴,荒凉的废墟,颓然欲倒的地下宫殿是我的天堂。终日与恶魔,幽灵还有骷髅为伍,它们给了我睿智的头脑,警醒的视力,聪敏的听觉以及强健的体魄,它们是我的良伴。
  
  如果说我还有一丝感情的话,就是不想暴露在广阔的原野上,不想面对曾经的山川河流溪谷,更不想混迹在匆匆的茫茫人海中,那是曾经的伤口,那里都曾经的她,不想动。
  
  冰风巨子是我的名字,自始我便决定要做一名超级刺客冷血,暴击以及死亡。漫长的修炼道路,我蹒跚而笃定的前行着。也许正如人说的,人生不如意者十之九八。我的努力险些被毁掉。
  
  因为我的成长路上遇见了她,另外一名刺客纤手娃娃。
  
  这是个天真的小女孩似乎总是看不清这个世界的丑恶,笨的可爱。
  
  我们的第一次邂逅是在西尔瓦伦城外。漫山遍野的野猪,山熊是我的猎杀目标。可是太多的野兽常常也成为麻烦,因为我被3只山熊包围了。当两只山熊倒下的时候,我也是遍体鳞伤,奔腾的热血洒满了周遍的土地。这时一个曼妙的身影闪过,穿刺,脚踢,凿击,山熊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惹怒了,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个施暴者-纤手娃娃。
  
  我看了眼倒下的山熊,慢慢的包扎着伤口。
  
  喂,我救了你吖,你就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?
  
  似乎是忍耐不了我的冷漠,可怜的小MM发飙了。
  
  技不如人,就应该是倒下的那个我站起身来,寻找着其他的猎物。
  
  这里的野兽真多,我怕对付不来,我们一起吧。
  
  随之而来的组队邀请让我不由的一愣。自始至终我还没有和人一起狩猎的习惯。也许是为了回报她的救命之恩,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她一起出发了。
  
  这是一个活泼的小MM,一路上话语不断,很快我就发现我要应付不来了。真不知道她怎么有那么多话要说。但是感觉还不错,也许组队狩猎就是这样子的吧,我想。乏味的猎杀行动热闹了一些,收获居然也多了很多。
  
  呵呵分手之前,我难得的笑了。
  
  啊,你还会笑啊,飞飞传奇我以为你是冷血的呢。
  
  我不禁呆在那,我就是冷血的啊,为了磨练自己的冷酷,我是付出了很大的决心的。
  
  好啦,呆子,再见!今天收获真不错!我发现和你一起蛮幸运的也,就是有点闷。下次出去记得叫我啊!她转身上马,绝尘而去了。
  
  我呆呆的望着前方,似乎使人快乐也不是那么难。不对,不对,成熟的刺客怎么可以有这种无聊的想法,我狠狠的给了自己一耳光。然后开始出卖今天的收获了。
  
  尽管我依然习惯单独行动,但每次她来邀请我一起狩猎,我还是不自觉的答应了。
  
  就当是调剂下生活吧,我对自己说。
  
  从此,渔港,麦塔,废墟,冰峰森林,神殿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。每当她来的时候,我的心底仿佛都涌现出一种别样的快乐。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的。
  
  有几天没看见娃娃啦!我对自己说。仔细算算,好象有6,7天都是我自己在不停的猎杀着。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太习惯如此乏味的狩猎了。
  
  终于,我给她发送了密语:很久不见啦,这些天你都去哪了?还好么?
  
  啊,忘了告诉你啦,我现在要陪老公呢!^0^我们现在在潘多拉啊。
  
  什么,她在陪老公?
  
  身后的大树似乎也颤抖了下,旁边的草丛无声的摇曳着,天空蓦地阴暗了下来。这就是结局?从不习惯到习惯,从习惯到不习惯!
  
  哦,好的,玩的开心。
  
  无奈的问候过后,还是继续走自己的路吧,我叹了口气,起身奔向下一个目标。
  
  当寂寞再次成为我的生活,孤独重新成为我的习惯已经是月余之后了。我也开始到潘多拉开始新的征程。
  
  可是,我却不能像以前那样无所牵挂的狩猎了。
  
  是的,内心深处似乎一直在寻找着什么?
  
  娃娃呢,哪个是她的老公?他们还好么?
  
  更奇怪的是,这么久了也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啊~~~
  
  于是,无聊的时候,我一次又一次打出那个名字。
  
  对方角色不在线。
  
  对方角色不在线。
  
  对方角色不在线。
  
  对方角色不在线。
  
  对方角色不在线。
  
  对方角色不在线。
  
  到底发生了什么?她人呢?
  
  在一次任务中,我还是看到了她她的名字--纤手娃娃,却不是原来了她了。
  
  那是一个愤怒联盟的暗杀者,我们应该短兵相接的。
  
  但是沉默似乎一直笼罩着我们...我没动,不想向一个曾经想念过无数个昼夜的人动手。可是她?为什么?为什么她的目光一直在闪烁。
  
  那个骗子,不可原谅,不可原谅!
  
  她丢下一句让人费解的话,翻身上马,走了。
  
  啊,那匹马,是那匹马,是丫丫的那匹马
  
  原来是那个骗子,原来那个人是骗子...我终于调查清楚了,那个愤怒的暗杀者就是娃娃。而那个骗子已经被她杀到人间消失了.
  
  一场虚假的恋情结束了她阳光样的生活。愤怒的心使得她成为了一名冷血的暗杀者,比我还要冷血的暗杀者。
  
  我的血还是冷的么?也许曾经是,但现在已经被你暖热了,娃娃。
  
  傻丫头,你难道不知道你还有我么,你不知道那个曾经与你一同走遍山山水水,一同历尽千难万险的我还在等你么?
  
  你不记得那个曾经被你阳光般的笑容暖热了周身血液的小刺客了么?
  
  也许你不知道,也许你不记得。
  
  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会对她说...可是我没有!传奇私服仿盛大世事无情,老天不会给人有第二次的机会...
  
  血慢慢的冷了下来,我又成了原来的我,却不再是曾经的我了。曾经的牵肠挂肚已经寸断,我的使命却还要继续...
  
  思念会让人孤独,
  
  当太多的事都需要背负,
  
  仿佛是一场一个人的演出.
  
  从不清楚谁来决定结束.
  
  心是寂静的山谷,
  
  当你的背影渐渐的模糊,
  
  就像是一次太遥远的放逐,
  
  我不清楚何时才能被宽恕.
  
  一个杀人机器出现在神泣的江湖。传说他的血是冰冷的。只有他自己知道,在自己心底还有某个温暖的角落的,那里刻着她的名字:纤手娃娃。
  
  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豸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