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目录: 传奇sf网站

zhaosf 发布站一觉醒来,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看了下手表还以为是早上六点钟,边伸懒腰边走出自己的卧室。看见老妈正在做饭便问道:老妈,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?才几点啊,就做饭。
  老妈听我一说便笑了几声现在才晚上六点,你看你睡的,都不知道黑白了。
  我挠了挠头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现在晚上六点了?噢~对,我好像是快午睡的。我回想起昨天忙了一晚上,又想到早上玩的游戏,嘴角扬了一扬,感觉心情非常的舒畅。
  晚饭间,我以我平生最快的速度吃完饭菜。老妈还以为是我饿的,其实她哪里知道我心里正想着早点去上网。还没等老爸老妈吃完饭我就找个借口跑出家门。
  这还是我第一次自己主动去上网,来到楼下的一家门面不是很大的网吧。进去后发现里面几乎百分之八十都在玩传奇,只有几个个别的在聊QQ或者打益智之类的游戏。我找了个离门口比较近的位子坐下,手中的鼠标生疏的搜索着传奇目录。网吧的网管见我是玩传奇的,很热心的为我推荐了一个辅助软件。听他说用了这个软件,游戏里面的画面就不那么黑了。
  打开软件,进入游戏后,果然画面中不像早上那样黑乎乎了,心想:我说我上次见到人家玩的游戏和我玩的好像有些不一样,原来差距在这呀。我手中的键盘很熟练的敲出美人格格的名字,可是一回车,系统提示她不在,心里顿时有些失望。然后又试着敲出用钱砸死你很快他就回了一个问好,我和他说我是电脑城他传奇合击sf发布网装机器的那个男孩。他很快的又发出消息:噢~我想起来了,这个号是你的?
  见他还记得我,我很高兴的发出:是的,
  过了一会儿,聊天框里又出现他发的消息:你是什么职业?
  我马上回复过去:是个男道士。
  然后他说这个职业我选的好,道士有狗后很厉害。又说让我跑到一个叫土城的地方来找他,他来带我练级。我按照他的指点,一路费尽周折地来到了他说的地方,看到好多穿着各种各样的人物在站在里面喊话叫卖或聊天,场面好不热闹。这时有个身穿绿色盔甲手握着一把大斧头的人物对我砍了起来,我扫了一下那人身上的名字,正是用钱砸死你。我对他打了个招呼,然后跟着他来到一个叫死亡山谷的地方。进了里面他对我说不要碰里面的怪物,只要紧跟在他后面,他一个人搞定就可以了。然后他把我组进去,塞给我几捆红药和一些保命用的太阳水,开始一个人砍杀里面的虫子.这里的怪物有很多种,有大青虫,长着许多爪子的大黑虫和蜈蚣,最可怕的是一个圆滚滚的黑蛆,移动速度特别快,我有好几次都险些被它顶挂.据胖子说,这里的最深处还有龙.我心里有些纳闷,龙不都是在天上呼风唤雨的么,怎么跑到这阴暗潮湿的地下洞穴里来了呢?胖子砍的挺快,四五下就能砍死一只虫子.大斧头挥过去还带着凌厉的刀锋,不但正面的虫子要掉血,连旁边的虫子被刀锋刮到了,也要少一些血量.刚杀死第一个虫子时,我一看经验竟然有三十多点,心想这里经验好高啊,这下升级可就快多了。
  只见他他一边打怪一边用黄字发:兄弟带朋友练级,请路过的朋友让让,谢谢~~!我好奇的问他这黄颜色的字怎么打?他说我等级太低,八级以后就可以使用黄字了。我有点愤懑不平,这里还等级歧视呀,小号的功能就这么受约束。就这样我跟着他不到一个小时就连升了二级,路过的人见到我们直接就跑,似乎有些惧怕他那把大斧头,没人去抢胖子在打的怪,更不敢离我们太近。跟在他后面,我拣了好多东西和钱。他只打怪什么都不捡,这下可爽死我了。还没拣多少呢,发现地上的东西竟然拿不了。我就问胖子怎么回事?他说我级低负重有限,达到负重就不能拣东西了,不过地上的钱我可以拣。我眼睁睁的看着地上的东西拿不动,别提心里多着急了,恨不得自己也能进入游戏中,把地上的东西全装进口袋里。
  看了下手表已经九点半了,心想她还在么?就又打了她的名字,结果提示还是不在,心里有些失落。不知不觉间,我已经是一个九级的小道士了,血量值也提升了不少。想到自己比早上更强大了,可以更好的保护她了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。
  大概快十点了,胖子对我说他游戏里的老婆找他,不能陪我了。我一看时间也不早了,明天还要上班。跟胖子说了些感谢的话,然后与他道别。临下前我又密了下美人格格,可是系统还是很无情的回复:该用户无法查找,失望中的我退出了游戏画面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碧水云天洗浴中心的门口
  一辆轿车停到门口,门卫迎宾忙小跑过去引导轿车停放好,然后为其开门。只见从车内钻出来一位衣着很有品位的年轻男子。此人叫郑子豪,今年二十七岁,家里有些背景,因为他是独子,父母什么事都依着他。由于没有一个固定的女友,朋友们都称他是花心太岁。
  郑子豪缓缓走进这家洗浴中心,好多女服务员都偷偷的瞄着进来的帅哥。郑子豪早已习惯那些小女生痴痴的目光,径直走向吧台去订房间。然后换上拖鞋的他随着服务员的引导走向电梯,没想到电梯附近的地上有些积水,他的脚一滑,一屁股坐在了电梯口。那些服务员忍不住的偷笑,有的还笑出声来,但很快就收声了。郑子豪立即用一个很有风度的姿势站起来走向电梯。在电梯里他揉了揉自己刚刚摔痛的屁股185合击,嘴里嘟囔一句:倒霉。但在电梯就要开门之前,他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态。
  洗过澡的郑子豪走进包房里,吩咐服务员找一个按摩员过来,然后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到床上顺手用遥控器打开电视看了起来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碧水云天洗浴中心按摩员休息室内
  一个人养了个鹦鹉,那人想要鹦鹉叫自己爸爸,就天天对着它说:叫爸爸~~叫爸爸。可是那鹦鹉就是不叫。有一天他从外面回到家里,看到他养的那只鹦鹉正用爪子掐住他家的一只鸡的脖子,说叫爸爸~~叫爸爸~~~。哈哈~哈哈~董天华笑着说她短信里的笑话。
  哈哈~~~哈哈哈哈~刘露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  就听门外传来一个按摩~四楼众姐妹们看了看排号,管事的周嫂说:六号刘露,到你的了。
  噢~好的马上。刘露边说边拿准备工具。
  来到服务员指定的包间,刘露看了眼客人,心想这位客人长的挺帅。向客人介绍了自己,然后开始了按摩程序。
  郑子豪斜眼看了一眼进来的按摩员,心想:模样可以。随手用遥控器关上电视机,准备清净的按摩。
  首先得让客人把头转向床尾平躺,因为她要从头按起。待郑子豪躺好位置,刘露便开始一边用手娴熟的按着他头上的穴位,一边打开了话题。为了不冷场,每个按摩员都很会找话题,而刘露总是有讲不完的话题。
  知道么?你是我见过最帅的顾客已经按了几分钟的刘露故意找个话题。
  我帅么?郑子豪有些得意的问。
  帅~~刘露顺着他说,心里想:说你胖你还喘上了.
  你多大?被刘露的小手按了一会儿,郑子豪的头部轻松了不少。他对这个容貌俏丽的按摩员产生了点兴趣。
  刚过二十,嗯~让我来猜猜你的年龄。刘露故意多说了二岁,再主动抓住话题。嗯~~你大概二十六左右,不会超过二十八。
  郑子豪听后轻笑了两声,然后抬眼看着刘露问道: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
  刘露此时已经按完头部,坐到客人的旁边,边按上肩边说道:我猜的~
  刚刚没有仔细看她,这回可以好好的欣赏欣赏这小妞了,郑子豪正了正身子,很大胆的看着眼前正在按摩的刘露。然后用自认为最富有磁性的声音说:你很漂亮~
  正在按摩的刘露被眼前这位帅哥如此明目张胆的看着,感觉浑身有点不自在。听到他说自己漂亮心里更是有些反感,心想这个人一定是个色狼,自以为长的帅就如此猖狂。然后对他很客气的说了句您过奖了。随后就低着头专心的按着。
  郑子豪见眼前的这位小美人好像没话了,就有意找话题说:你叫什么名字?
  刘露她随口说着。
  刘露~嗯~很好听的名字。郑子豪用赞赏的口吻说着。
  刘露挤出一点笑容,但没有说话。
  郑子毫见刘露又是半天没有说话,感觉很无聊,便问:你会讲笑话么?
  会~要我讲笑话给你听么?刘露一边按着手一边回答。
  嗯~~说来听听。郑子豪被按的很舒服的说。
  好,我想一下。刘露想了想接着又说:有了,你听好。
  哦?郑子豪故意作出一副好奇的表情。
  有一支探险队来到了一个原始森林,由于途中艰险,队员就剩下3人。可是很不幸,剩下的3个人被一个土人部落抓了起来,并绑在了一个祭祀的架子上准备烧了他们。探险队的队长用当地的土话向那些土人求情,希望能放了他们。就见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衣着打扮和那些土人有些差异的土人,对他说:我们的神是很仁慈的,既然你们的求生欲望那么强烈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。如果你们做到了,我自然会放了你们。队长问是什么条件?那土人对他讲让他们每一个人出去找一个水果回来,回来后不许笑,如果谁笑就杀死谁。队长把信息转达给身边的队友,然后他们就开始寻找水果,很快,一个队员拿着一个香蕉回来了,交给那个土人。那个土人命令身边的土人把探险员的裤子脱了下来,探险员正有些不解,突然一个香蕉插在了自己的屁股里,他感到很不舒服就蹲在了一边。又过了一会探险队长拿着一个苹果回来了,第一个回来的探险员见到探险队长拿回来的是苹果,就忍不住哈哈的大笑了起来。很不幸的是,他很快就被杀了。探险队长正有些疑惑,就听那个土人对自己说把裤子脱掉。为了生存他就照做了,突然感觉自己的肛门有种被撕裂的巨痛。他回头一看,他拿的苹果已经塞到了自己的肛门里,他痛的晕了过去。没过多久他昏昏沉沉的醒来,这时他看到自己另一个队员竟拿着一个榴莲回来,他忍不住大笑了起来。很不幸,他也被杀了。当然那个拿榴莲的没有因为笑被杀,但是他被自己拿回来的榴莲撑死了。。。。。。哈哈哈哈~~刘露是一边笑着一边天裂私服讲这个故事。
  此时的郑子豪已经被这个笑话的情节逗的肚子都快笑痛了。那个人真可怜。他笑着说道。
  是呀~~怎么样?刘露很得意的笑道。很显然刚刚的冷场被这个笑话一冲而散,气氛又开始活跃起来。
  这时已经该按背部了,刘露想到了刚才同事讲的笑话,便心存使坏的说:我再讲一个笑话给你听好不好?是我刚刚听到的,很有意思的哦~
  郑子豪有些好奇说道:是么?那我倒要好好听一听~
  一个人养了个鹦鹉,那人想要鹦鹉叫自己爸爸,就天天对着它说:叫爸爸~~叫爸爸~可是那鹦鹉就是不叫。有一天他从外面回到家里看到他养的那只鹦鹉,正用爪子掐住他家的一只鸡的脖子说叫爸爸~~叫爸爸哈哈~哈哈~此时刘露的手正在掐着郑子豪的脖子拿捏,她是故意的。
  郑子豪开始也觉得故事有些意思,但也不至于让人哈哈大笑。很快他就发觉了这个小按摩员的用意,知道自己被她戏弄了,说道:好啊你,竟然把我当成那只鸡。你很坏哦
  啊哦~~被发现了。刘露心想难道你不觉得很好玩么?她面带无辜的表情。
  算你狠~郑子豪故作被打败的样子。
  哈~~好了,先生,时间到了。刘露边做结束动作边说着。
  由于一直聊着天,只觉得片刻间按摩的程序已经做完了,郑子豪感觉和她在一起心情非常好,而且浑身被她按的也很舒服。见她要走了忙问道:你是几号?
  我是六号~~希望我的服务让您满意。说完刘露便微笑着离开房间。
  郑子豪的嘴里嘀咕了一句:六号,刘露~说完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。